一顆溫柔的同理心

 

生活背景的差異常常讓我們遺忘同理心。就好比,明明是善意問我準備甚麼時候吃要買的甜品?我會覺得關你甚麼事!我就忘了這是做甜品人的善意與用心。生活的奔忙常會讓我們忽略別人處於逆境中的感受,總以「你會比我慘嗎」的情緒包裹住自己的溫柔心,或者以「我都能做到你為什麼不行」的決絕態度來要求對方。而為了讓歷經一連串打擊的自己更堅強,遂武裝心臟,以為越強健,圍牆越穩固,敵人越不容易偷襲,卻忘了,柔能克剛,在鍛鍊自己更為勇敢的同時,也遺失了柔軟的彈性。挫折並不可怕,挑戰也不難面對,困難的是,要在挫折不順遂的狀態下,依舊維持一顆溫柔的同理心──常常提醒自己,尤其當我吃巧克力的時候。

 

 

花神咖啡館

 

 

 

酷暑的午後,躲到咖啡廳裡看法國作家羅曼羅蘭的《貝多芬傳》,偉大的音樂家聽不見任何的聲音,聽不到自己創作的命運交響曲:「我過著一種悲慘的生活,兩年以來,我躲避著一切交際,因為我不可能與人說話:我聾了……我時常詛咒我的生命……普盧塔克教我學習隱忍……隱忍!多傷心的避難所,然而這是我唯一的出路。」   

  

突然,天搖地動,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,店裡的人不約而同向外沖,我像是穴道被點住的無法動彈,只能看著大家奪門而出。兩次餘震後,屋外的人,陸續進來。「你不是本地人吧?台北來的嗎?」我點了頭,內心納悶,沒往外跑就是台北人嗎?就在老闆露出「我就知道你是台北人」的神情,恍然大悟,那年,是九二一地震的隔年,埔里,災情嚴重,居民都像驚弓之鳥,「有一次我在煮咖啡感覺地震,馬上往外跑,只有我一個人跑,原來是我太太不小心撞到吧台。」老闆說。

 

面對我這沒遭逢九二一變故的寵兒,咖啡店老闆不但不以為忤,還贈我幾顆上午做好的手工巧克力,他說「這顆70%黑苦巧克力,代表在災後重建,確有辛苦,確也有30%重生的快樂。」這30%重生的樂觀,十分有力,帶給我許多深層思考。

 

巧克力組合照

 

 

後來我在台北師大路的Is Taiwan Is Chocolate(現在位址於捷運圓山站一號出口的酒泉街)也碰到近似的狀況,正在品嚐她們特有的爆漿酸櫻桃巧克力,不計成本的一整顆櫻桃包裹在巧克力裡面,一咬,櫻桃汨汨流出,好不幸福,我正在吃第二顆,還來不及咀嚼,就地震了,不怎麼厲害,還是受到輕微「震」驚,待回神,店員倒了一杯她們自製的熱巧克力,超暖心的店員,這也開始分享她們作手巧克力、做甜品的用心與堅持。  

 

一切來自於老闆的堅持。個性爽朗、俐落的李老闆,有一顆善良的靈魂,她重視甜品的食材與新鮮度,強調保鮮三天,所以每次買,都會問,妳甚麼時候吃?剛開始我想你管我何時吃,後來才明白她們強調三天鮮度,尤其是蛋糕,並不是說超過三天不能吃,而是三天之內吃味道最新鮮,才能吃得到最原味最美味。做生意之不易,希望,她們一路的用心與堅持,更多人能看見了解,而不是只看見譁眾取寵。 

 

 

魔鬼布朗尼1  

 

 

 

延伸閱讀:不要愛上一個愛甜品的人

     幸不幸福,甜品知道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飲食散步 的頭像
飲食散步

從食欲到食育的飲食散步

飲食散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